探寻中国“水”文化岳阳楼上眺望洞庭湖

探寻中国“水”文化岳阳楼上眺望洞庭湖

12月17日,2019年“寰行中国 别克·中国文化之旅”第四段行程自湖南省长沙市启程前往岳阳市。图为从著名的岳阳楼上远眺中国第二大淡水湖——洞庭湖。据悉,本次活动以“水生万象”为主题,在为期一个月的行程中探寻中国“水”的文化密码。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

而这一计划也是有资助周期(聘期)的,按理说,对于入选计划的学者,应关注其获得资助后(在聘期中)的学术研究表现,而且,在聘期结束后,也就不再是什么“长江学者”。

在讲话中,约翰逊再次表达了脱欧决心。他表示,让英国在2020年1月底之前离开欧盟是一项使命,“没有如果,没有但是”。他还感谢了传统的工党选民,声称,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第一次支持保守党。

实行学术共同评价,才能让包括“长江学者”计划在内的人才计划、项目,摆脱“帽子”、“头衔”的干扰,真正起到促进我国学术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的作用。

而实行学术共同评价,意味着在学术评价时,不把学者的“身份”“头衔”作为一个评价项,就如在发达国家申请课题、经费时,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一名青年学者是平等的,谁有能力做出成果,就给谁做,没有人享有高人一等的学术特权。这也就使得学术评价回归学术,不再“头衔化”、“帽子化”,刺激追名逐利。

可是,在具体实施过程中,一名学者只要入选计划,就已经功成名就,不但是本人的荣誉,而且也是所在机构的人才建设政绩。而在实际操作中,在计划到期(聘期结束)后,入选者还是“长江学者”,凭借这一头衔,他们照样行走学术江湖,被各单位争抢。

据报道,约翰逊在赢得大选后表示,他将“夜以继日”地工作,以回报选民的信任。“人们想要改变,”他说,“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失望”。

这一问题不仅在“长江学者”计划中存在,而且是所有人才计划存在的共性问题,比如获得“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”,就变为“杰青”,变为荣誉称号。为此,今年6月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在官网发布一封关于“避免人才项目异化使用”的公开信。信中提到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人才项目资助项目负责人不是荣誉称号,应避免人才项目被异化为“头衔”和“荣誉”并与各种待遇直接挂钩。

因此,问题不在于有无计划,而在于怎么样实施计划。继续保留“长江学者”等人才计划,就必须解决入选计划的评价,以及入选后的人才使用问题。在评价方面,需要实行更大程度的学术共同体评价,以学术标准关注学者真实的学术能力和学术贡献。

报道称,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从工党手中夺取了北部和中部地区的席位,从而在下议院获得了多数席位。

麦克唐奈尔表示,他不认为科尔宾的领导力是导致工党败选的原因,但未来几天内,工党将会“宣布更多消息”,并将“在某个阶段”出现竞争。

引进人才变为引进“帽子”

不应把学者的“头衔”作为评价项

从逻辑上看,取消人才计划,无疑是消除人才“帽子”的治本之策,没有了计划,也就没有了入选计划后戴上的“帽子”,但从现实看,像“长江学者”之类的人才计划是难以一取了之的,关键在于,在实施计划时,要改变目前的行政主导评价方式,进行专业的学术同行评价。如教育部在答复函中提出的,“专业方面的评估、评选充分信任学术共同体”,行政部门、第三方评估机构、学术共同体三方各司其职。

当被问及工党出了什么问题时,工党成员,影子财政大臣约翰•麦克唐奈尔(John McDonnell)表示,“英国脱欧主导了整个(大选)辩论”,工党“无法在其他问题上取得突破”。

日本进入新世纪以来,已有19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,而这一成就,被普遍认为与日本本世纪初实施的“科学技术基本计划”有关,该计划明确提出,在未来50年里使日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达到30人,也被称为日本的“诺贝尔奖计划”。

实施这一计划,不是给获得经费资助的研究人员戴上“帽子”,而是给研究人员创造好的学术环境,以认真投入研究,日本研究人员可以从大学、企业或国家获得充足的研究经费,不必为没有经费而发愁。

另一方面,在经历了灾难性的一夜之后,工党领袖科尔宾表示,他将不会领导工党参加下届选举。

□熊丙奇(教育学者)

我国实施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等人才计划,其目的是给学者提供经费资助,创造良好的环境,以专心进行学术研究工作。

入选人才计划变为给人才戴“帽子”,各单位引进人才变为引进“帽子”,这其实就是当前存在的学术人才评价“唯帽子论”问题。